这么近 那么远

发布于 2011-05-11  450 次阅读


突然就难过了

原来 就算心贴着心的紧紧拥抱

也不能知道另一颗心的感受

突然就崩溃于

原来 就算额头紧紧的靠在一起

也不会知道另一个脑袋在想什么

这个很俗气的标题

此时此刻倒显得最能表达我

心的跳动是属于另一个人的

与我无关

脑袋里神经末梢的生物电信号传递

也只是属于另一个人的

更加与我无关

嗯 我要习惯

太多与我无无关的东西

我要接受

那是另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

虽然之前就知道是这样

此时此刻

我有点接受不了

原来与另一个人之间的联系

很多时候

要么是虚幻的傻乎乎的自以为

要么便是脆弱得根本连0.5击都不堪


小鸟与小鸭的幸福